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考

[检察官高考故事]那一年,我离想去的学校只差3分……

那年那天

1999年7月7日上午,离交卷只剩不到40分钟了,我的笔还停在那里迟迟落不下来。那一年的作文题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要求不少于700字,文体不限,于是伴随着紧张无措和少年意气,我写下了人生中第一篇也可能是最后一篇穿越小说。

我写的是一百年后,一对父子身处圆明园遗址中,孩子问父亲这片破旧的地方是什么,父亲说这里是英法联军侵略中国时留下的疤痕。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每个中国人都该被“植入”这段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这是一个民族屈辱的烙印。

那篇作文后来应是得了高分,多年后我仍会忆起在考场上挥毫的光景:提起笔时是不安,放下笔却成了喜欢。

阴差阳错

那年的高考并不顺利,当天下午考完数学回家,晚饭时忍不住看了电视里播放的考题解析。专家在讲一道下午的试题,说有些考生很可惜啊,答案应该表述为“α垂直于β”,而不能简化为“α⊥β”……我整个人都懵了,因为我的答案就是“α⊥β”。后面专家说的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甚至后面几天的情绪都受到影响。

或许有些时候真的存在“冥冥之中”吧。我错的那一题4分,而那一年,我离想去的学校只差3分。

后来,我去了南京读书,虽然学校是二本,但专业还是自己心仪的法律。

图片大一旧照,1999年于南京财经大学。

大学四年是灿烂、充实又难忘的。在那个年代,我们迎接了澳门回归、在千禧夜走进了新世纪;见证了中国申奥成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男足踢进世界杯;经历了911、SARS;接触到了互联网,用上了手机;也把太多时间留给了西祠胡同、实况、帝国……许是从小看三侠五义各种公案小说,又深受家乡文学巨擘金庸的影响,对公道正义、惩恶扬善别有一番倾心,毕业那年,我选择了报考检察官。

人生转折

可能以前散漫惯了,在刚进检察机关时,我并不适应这里的工作节奏。司考不顺利,工作也不懂得处理轻重缓急,都让我对自己很没信心。

直到工作的第三年,有一次百无聊赖,在出租房里读《庄子》,读到“臧谷亡羊”的故事时,我像是瞬间被电到了一样,突然惊觉:做一件事,就应该专心于这件事,没做好就是失职。

日长,2016年底作者于国家检察官学院上海分院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虽然自认勤勉,但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比如高考前三天我还在写小说,考研前我在投简历,在借调区政府时我在复习司考,备考期间我又在写博客……总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全然不顾时宜,导致结果惨淡,我和故事里那个因为读书而丢羊的人没有区别。

所谓成长

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开始思考和规划自己的主责主业,就像打游戏时为了通关,让自己厘清主线任务一样。我自知已不再年轻,没有几多可以挥霍的时光,在此后的职级晋升、学历考试、业务竞赛中,便都用心投入。

当然,主线任务的发布毕竟不是紧连着的,在中间空余时我仍可以进行很多副本任务,即自己的兴趣爱好,并没有因为认真工作而错失人生太多精彩。这段经历让我更加确信,任何时候都要做好自己的份内事,也明白了人生的每个阶段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即将行至而立之年时我猛然顿悟:三十而立,立的不是资本,而是对生活的态度。

一生所爱

今年已是我工作的第十八个年头,很多思维方式早已成为习惯。所幸的是,青春虽已渐远,梦想却依然真切。

清风来去,2021年作者于自己刻印时

真正的宁静不是没有声音,而是四周一片嘈嘈切切,还能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面对时间的不可逆,我仿佛听到一位检察前辈说:“选择一个职业,就选择了这个职业的生活方式”。我想我也是如此,因为选择而坚守,因为坚守而钟爱一生。

故事续集

如果让我续写当年的高考作文,还是在那个场景,当年的那个儿子已经成为父亲,他带着自己的女儿又来到这片废墟。女儿问父亲:“既然记忆都可以移植了,那把历史直接传到脑子里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需要这个地方?”父亲答道:“孩子,有的路必须亲眼看到、亲自走过才知道。”记忆不只是印象中的画面,还是一个人未来的启迪。

狗尾巴与童年,2019年作者于浙江海宁鹃湖湿地

每个在高考考场上奋笔疾书的青年学子,都像是曾经的我。假如记忆可以从“现在的我”移植给“曾经的我”,那我最想让当年的自己和现在的考生知道的是,不用急着去揭开那个名为“未来”的谜底,去限定和想象自己未来的样子,那只是平行世界中某一个未来的你。

此刻,你只管做好当下的分内之事,选择你的所爱并坚信你的选择,珍惜那些或许有点冒险的旅程,无论顺逆,尽情涂抹,那都是你美好的人生。(作者: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检察官周子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