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就业

捧着一颗心来 不带半根草去 兰一中教师鲍旭升倒在了教学一线

“都说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才是真正的逝去,而桃李满天下的鲍老师会在我们的记忆里,生生不息。愿在天堂的您,下着最爱的棋,品着香茶,哼着小曲。恩师,一路走好!”兰溪市第一中学教师鲍旭升不幸逝世的消息,在当地传开。网络上,师生、家长们对这位爱岗敬业好老师的悼念,催人泪下。

教书33年,任班主任33年。今年54岁的鲍旭升,自1988年走上工作岗位,一直耕耘在教育一线。这个学生亲切称呼着的“老鲍”,同事心里的“大哥”,开朗阳光的老师,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月19日,2021年春天。倒在卫生间时,手里还紧攥着试卷……

54岁正当年,他倒在了教学一线

4月19日,原本是一个寻常的日子。

戴海琴是被阵阵手机闹铃弄醒的,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丈夫的身影。共同生活那么久,她了解丈夫的习惯,丈夫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这个时间,鲍旭升已经在赶往学校的路上了。可是,戴海琴没有想到,意外发生的如此突然,连道一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我发现他的时候,早上六点不到,他倒在卫生间,手上还拿着一份试卷。”戴海琴告诉记者,她看到大门敞开着,猜想丈夫可能是出门急了,折返回来拿试卷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送往医院后,鲍旭升被诊断为脑溢血,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宣布去世。

“真希望一切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翻看着丈夫生前日记,戴海琴一脸憔悴,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

有做梦一样感觉的,不仅仅是戴海琴,还有鲍旭升的同事。对于鲍旭升的猝然长逝,一中的老师们至今还不敢相信。“对工作,他勇挑重担,任劳任怨;对同事,他热心帮助,毫无保留;对学生,他爱生如子,德艺双馨。”校长方爱荣沉痛地说。

潘绍龙和鲍旭升相识近30年,两人既是同事又是挚友。潘绍龙回忆,出事前一天的鲍旭升和往常一样,下午在办公室备课、批改作业;晚上和同事们一道查寝,看看有哪个调皮孩子还没有乖乖睡下;离校前,他细心地检查了办公室的灯、锁。“鲍老师走得实在太突然,到现在都跟做梦一样。”

在潘绍龙眼中,鲍旭升是个热爱生活的人。酷爱围棋的他曾自己策划过一届“鲍氏杯”。在那场比赛中,潘绍龙还拔得头筹,获得了第一名。“可惜了,像走一盘棋一样,从开局到中盘前面都是非常完美的,收官的时候不小心出现了一个漏洞。如果能重来一次,那该有多好......”念着老友,潘绍龙发出由衷的叹息。

33载苦耕耘,他将青春洒落讲台

教书33年,鲍旭升担任班主任33年。在耕耘路上,他也获得了众多荣誉奖项:教坛新秀、最美班主任、师德楷模等荣誉,四次取得兰溪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还获得了市里发放的乡贤人才基金。

即使诸多荣誉加身,但鲍旭升始终认为,家长的认可,学生健康的成长才是他最高的荣誉证书。“一直以来,作为老师,看到一个个孩子的成长、成人、成才、成功,我就感到无比幸福。”这样说着,鲍旭升也是这么做的。他坚持早上6点到校组织学生早读,晚上10点查寝后离校,春去秋来,日复一日从未间断。

班主任工作事无巨细,头绪繁多。但面对学生,鲍旭升永远充满耐心,饱含着热情。他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不时讲个笑话小段子逗大家开心,课堂上经常响起他和学生们的笑声。一直以来,同学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鲍”。鲍旭升的阳光、乐观、积极,也影响着整个班级。

在得知鲍老师的噩耗后,鲍旭升带教的高一(7)班学生自发组织一场哀悼班会。回忆起鲍老师的点点滴滴,许多同学潸然泪下。英语课代表周余佳说,鲍老师不仅关心他们学习,也非常照顾同学的感受。“记着有一次,我没有做好课代表工作。鲍老师没有批评我,还很贴心地为我解围。”“犹记高考前,鲍老师一直笑着鼓励我。很感谢老鲍在我最迷茫无助的时候给予我的那份温暖,我仍记心间。”20届毕业生欣媛也在网上,表达了对鲍老师的怀念。欣媛说,就读英语专业的她,上了大学后,总能时不时地在课后作业、课堂展示、学期考试中运用到鲍老师教的知识,这些宝贵的知识让她受益终身。

厚仁中学93届吴燕燕入学时最怕的就是英语,在鲍旭升的影响下爱上了英语,毕业时以兰溪第一全省第33名的优秀成绩考入复旦大学外文专业。兰一中2011届毛家威在从未考进过年级前十的情况下,在鲍旭升暗示鼓励下,激发其内生动力,保持良好心态,最终以710金华第二的高分考入清华大学。20届李菁晶在高三时受家里遭遇影响,成绩由年级44名下滑到256名,经鲍旭升谈话后,调整情绪,重振精神,结果以高出重点线四十多分的成绩考入浙师大教育专业。

自1988年以来,先后在厚仁中学、兰一中带至毕业的学生共十届,544人,考上重点线占百分之五十以上,其中2011届重点线40人,占全班72.7%,创下兰一中高考纪录。

他除了认真执教外,还积极撰写各类学术论文,编撰教材书等,有多篇论文在省级乃至于国家级刊物上发表。教学论文《串讲课文初探》《定语从句入门阶段教学探索》分别在国家级刊物《学习方法报》和《学英语报》上发表,后者还被收入《中国教师报》主编的《中国当代教育思想宝库》一书;2020年接受金华电视台《名师零距离》栏目采访,录制了《高中学习阶段给孩子树立目标很重要》的专访节目,得到社会良好反响。

无私奉献他一心为公不计私利

他一生始终秉承陶行知“知行合一”“爱满天下”的教育理念,“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他以校为家,视生为子,执著追求,默默奉献。他觉得当老师就应该学小草,“不与大树争高低,不与花朵比美丽,风来吹不倒,雨来淋不跑”,“忍得住孤单,耐得住寂寞,不会在孤独中消极,不会因为寂寞伤心,把时间用在努力提升自己上”,“不羡慕花朵的芳香,不嫉妒大树的粗壮,即便普普通通,也不放弃生长”,这是小草的奉献,也是他一生奉献的真实写照。

他为自己想得很少,从来不会为自己和家人的事走后门、或向人求情,他说自己不是当官的料,一辈子当棵小草就好,默默无闻。他爱人因为是厂里的临时工,而且经常要加班,一家人也难得吃上团圆饭,平时,老婆不在家时,他吃得最多的是炒索面和泡饭。在老婆的记忆中,一家人最远的旅行还是十年前的九寨沟之行。本来打算一家人在女儿高中毕业的2020年去北京旅行的,但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没能成行,却没曾想成为永远的遗憾。

鲍旭升当了33年的班主任,见过形形色色的家长,有当领导的、有当老板的、有当高管的,但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私事向人开口提过任何要求,除了正常上课外,也从不开设课外辅导班,不轻易接受家长吃请,一律公平公正公开。爱人是农村户口,他调兰一中后,也随之进城打工,他从未嫌弃,也从来不会因为爱人的工作和女儿的事情向组织提出要求。他只有给组织贴钱,从不会向组织多要一分钱。他现在仍然老小区一幢七楼的三室一厅里,没有电梯,过着“朝五晚十”的普通老师的生活。

在鲍旭升还来不及收拾的桌上,叠着厚厚的一摞关于教育的书籍,上面记满了笔记。据了解,除了老师的身份,鲍旭升还是民盟中一员,也是一名政协委员。他2001年12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曾任兰溪一中支部第四届主委,民盟兰溪市委会第六届委员、教育委员会主任,民盟兰溪市教育总支首届副主委,兰溪市政协第十三届、十四届委员。先后荣获民盟金华市2005-2006年度、2007-2008年度先进盟员,兰溪市政协星级委员、优秀提案等荣誉。

历年来,他心系教育,先后围绕外来教师人才、美美家庭教育、“二孩”政策给学校教育教学工作带来的影响、完善公共区域标识增强精品城市意识、新建设体育中心、兴建水上运动中心等社会热问题和百姓关心民生问题撰写提案。他还积极践行委员联村制度,多次前往联系的永昌街道双项村调研视察,开展民主监督、数据收集等工作,深入农户,向他们了解、掌握第一手素材,对农村人居环境提升和农村文化礼堂建设提出精准建议,为市委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切实依据。

一名优秀的教师走了,走得这样突然,来不及留下一句话。走的又是如此地不凡,三十多个春夏秋冬,种出桃李满天下。鲍旭升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教育事业。虽然离开了,但他的精神仍旧激励着每一位教育人,将爱的种子播撒到每个孩子的心田。

值班:叶梦婷

值班主编:杜羽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