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复旦大学老师探讨什么是冲突解决

2017年已经是超级演说家第四季了,在之前有很多优秀的演说家以及他们成名的优秀作品,大家可能已经耳熟能详了吧?来自北大学姐刘媛媛《寒门再难出贵子》的动人心弦,以及真情的流露彻底打破了人们错误的观点,学姐用自身的事迹推翻了莫衷一是的舆论,以及来自哈佛大学的许吉如说的甘愿做草根英雄的黑土麦牙,实干兴邦的秦玥飞无不激励着各位,今天说的是另一位演说家他可能对于一些人比较陌生,不过,没有关系,接下来就会映入心底。他是一名复旦大学的老师,身材不算太高,但是精神十足,戴着眼镜,观众都能看到他的炯炯有神的眼镜,他叫熊浩。他结合事例分析人的性格,入木三分的分析了如何冲突解决的方法论。

假如有一天你和你的朋友路上走突然同时看到路上有一百块钱,如果他没有失主,可以自由分配,你现在想想第一反应会是怎样的?下面介绍五种人。

第一种人:“一百块钱也不算多,和朋友谈钱可能会伤及朋友之间的关系,而且还挺尴尬的吧,假装没看到算了吧!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继续往前走”。这种做事风格的人我们称之为叫做回避型。

第二种人:“你拼命的往前走,快走两步,迅速的弯腰把钱捡起来,踹自己兜里面,我先看见的,这种人不在乎和别人的关系,而在乎自身利益的人,我们把这类型的人叫做竞争性的人”。

第三种人:“咱们同时看到的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我怎么都可以”,我们称为退让性的人。

第四种人:“你拿50,我拿50,或者你拿59,我拿41”,不断的尝试最公平的分法,达到两个人都满意的方法,我们称之为妥协性的人。

我相信你读到这里绝对有一种是符合你的,但是以上四种都不是最理想的,最理想的是合作性的人,

合作性的人不会去忙着分这一百块钱,而是邀请所有看到这一块钱的朋友,集思广益,头脑风暴怎么用这一百块钱创造更大的价值尼?能不能用这一百创造出大于一百的收益,合作性的人不在乎存量的划分,而是更加关注的是增量的创造,他所看到的不是眼前的现实,而是未来的可能,他们在意的是把蛋糕做大做好,而不是关注的怎么把蛋糕分好,可惜的是我们大部分人不能具备所谓合作的心智模式,要看到未来需要不断地知识的浇灌,以及很广阔的见识,我写这篇的目的就是希望,摒弃天然的莽撞,而是逐渐的携手并进,共创美好未来。

我们后退到公元六,七世纪,欧洲西罗马帝国灭亡将近两百年,那个时候的欧洲正在遭受着宗教的破坏,在今天依然领先的西方遭受着,无知,封闭,愚昧,在那个时候依然沉沉不可终日,所以说强大的西方如果也染上夜郎自大的毛病,与世界分割不进行合作,也是走十步,退百步的。

假如你生在那个年代,路途艰辛,飞洋跨海的来到神秘的东土,你举目看到的应该是春城无处不飞花迎面瑰丽,体会到的是稻米流脂粟米白的普遍繁荣,是的这里就是丝绸之路发源地,只要你稍加观察就会发现那个时候车水马龙,商贾云集,再稍加交谈你就会发现那个时候已经有8000万人口了,欧洲全部加起来还需要过800个这样的光阴,是的这就是中国。

让上百个国家在这里相聚,以无比宽阔的胸襟容纳着不同的文化,穆罕默德也曾经说过:“真理即使远在中国,也当往求之”。唐代以合作的方式,促进了自身的繁荣,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世景象,那个时候既有战士,一骑绝尘,豪迈于大漠边关,也有隐士,与世无争,正所谓锦绣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的大我,同时也有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豁达的小我,我们这个时候应该遐想一下,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我们应该做一个决断是开放还是封闭,是携手还是独行,是合作共赢,还是自己愚昧前行,我终究相信合作,是一种大度,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所以我们应该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应该携手共赢,合作才能集思广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