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院校

为父“出征”, 我放弃985硕士, 到物流港开叉车, 现年入30万!

我叫李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江浙女儿,今年三十二岁。十年前,当我大学毕业拿到国内某所知名985院校的商管方向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想象的人生,和大多数江南婉约女子一样,将来入职某企业,成为写字楼里知性的女白领。

但我的命运却没有顺着我想象的人生去发展,同样是十年前,年龄还不到50岁的父亲,经过医院三次复查,还是确诊了慢性肾衰竭,乍一听可能觉得就是一个慢性病,并没有多么严重,但那是很多人不清楚,慢性肾衰竭的最终的发展方向就是尿毒症。

价值不菲的药物不敢间断,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带父亲去做透析,这些开支让我们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我还有一个弟弟,那年刚上高中,母亲只是一个服装厂的工人,父亲因病只能辞去工作,两个月的时间,家里几十年的积蓄就见底了,但是父母依然咬牙坚持着,父亲甚至减少了每天的药物来暂缓开支。

他们不愿耽误我和弟弟的学习,更不想让我们觉得他们成了负担。

知道情况的我,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整夜,然后做出了决定——研究生不读了,去工作。第二天我就以学校开学为由,带着行李和父母七拼八凑的几千元“学费”离开了。

刚开始,我的“白领梦”并未完全熄灭,想着凭借自己大学本科毕业生,在写字楼里找个光鲜且挣钱的工作也应该挺容易的。

但是,事实却打脸了。因为自己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工作经验,一连面试了十几家公司,他们给的待遇最高没有超过3000的,加上自己生活费、租房费,别说替父亲看病,自己都能饿死。

偶然的机会,我进入物流园面试,和我一起还有一些年纪相仿的男孩,我面试的是管理岗,他们面试的却是叉车师傅。一轮面试下来,我的底薪是3000,他们的工资最少也开到了6000。

挫败感是如此强烈,我冲到经理办公室,拿出自己的大学期间考的C1驾驶证,告诉他我要转岗,开叉车。

经理忍着笑意,告诉我女生不合适,并且这驾驶证也不管用,需要去进修专业的叉车驾驶证。

“我可以学,我需要赚钱,求您给我个机会!”我斩钉截铁,近乎疯狂。

经理像是被我吓住了,僵了一会儿,对我开解道:“这工作很累,这么大一个物流园,你知道叉车师傅一天需要搬运多少吨货物吗?你一个女孩子干不了!”

“男孩子可以的我都可以,求您给我个机会,如果以后我干不了,我自己走,连工资都不要!”

就这样,我如愿以偿,经过系统的叉车培训之后,成为物流港唯一一名叉车女司机,为了让我赶快适应,经理特意给我安排了白班。

白天我和其他男师傅一样,开着叉车,在货来货往的物流港奔波。承重2吨的叉车,每天的装卸量在200-300吨左右。这也就意味着每天差不多要重复200次操作,不到一月,手就伴随着水泡的一次次破裂,磨出了厚厚的茧。

白天一天繁重的操作,大多数叉车师傅晚上下班就选择回家休息。而我,直接把家安在了物流港,晚上主动留下值班,能再挣一份值班费。万一晚上货物吞吐量大,夜班师傅忙不过来,我还能临时顶上,挣个加班费。

第一个月,我拿到工资8000;适应了之后,第二个月工资就涨到了12000元。每个月的工资自己留1000,怕家里发现我放弃学业外出打工,只给母亲银行卡打2000(这还是找理由说勤工俭学挣得),剩下全都转到了一张银行卡存着,以备父亲不时之需。

后来业务越来越熟练,可能因为自己身为女人,心思更加细致一些,叉车的事故率做到了车间最低,并且一年后很荣幸代表物流港参加市里举办的叉车司机竞赛,拿到铜牌,从此的每月的工资就稳定在了14000元。

过年回家,吃完年夜饭的那晚,我特意支开父亲和弟弟,回到卧室和母亲彻夜长谈,把自己辍学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她没有责怪,握着我的手,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当我把那张存了近10万的银行卡递到母亲手上时,我们母女搂在一起相拥而泣。

有了这10万元打底,父亲的病情算是稳定了。正月初七我就离开了家,带着一家人的嘱托,再次“出征”。

一年的时间,让我对物流行业有了充分的认识,当年在学校学习的商管知识也慢慢派上了用场,经理很多工作开始放权,让我去主导工作,磕磕绊绊几次之后,也算得心应手,工资也是涨了不少,最多一月拿到18000。

就在所有人都看好我在物流港的工作蒸蒸日上时,我向经理提出了辞职,其实说辞职也不算确切,我只是和公司转变了一种合作模式。

从原本的纯粹打工,开始承包公司的物流车间,从打工人变成了个体经营,自负一个物流车间的盈亏。

在车间里,为了节约人力成本,我即做老板,也当叉车师傅,慢慢经营起自己的事业。到了暑假懂事的弟弟也来车间帮忙。

都说越努力的人越幸运,国家物流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好,我的物流车间也如火如荼,惨淡经营的第一年,最终也盈余了近30万。

时间一晃十年,到现在我已经32岁,父亲的病情也彻底治愈,就连小弟也研究生毕业,即将迎娶自己的新娘。

家庭重新步入正轨,我再次看到了父亲的笑容,那一刻我满是欣慰,不争气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只不过母亲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到我床前偷偷啜泣。我知道她是为我心疼,为了这个家,把自己熬成了没人要的大龄剩女。

可是不遗憾,用我10年的青春,换得一家人安康、团圆,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

至于那个要在我后半辈子出现的男人,就交给缘分,交给时间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