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合作办学

哲学怪才王德峰离开复旦, 原因让人万分无奈, 无人再敢课堂上抽烟

在如今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网红并不少见,爱抽烟的人也不少见,但是你见过爱抽烟更爱哲学的网红吗?

和普法网红罗翔一样,哲学网红王德峰教授同样也是红极一时的知识网红,而他作为一个教授能让自己的课程引来无数网友关注,一是因为痴迷哲学,二是因为痴迷抽烟。

在复旦大学的三尺讲台上,王德峰不顾所谓的师风师德的束缚,总是一手拿着书本,一手拿着香烟,将深奥的哲学在吞云吐雾间为台下上百位学生娓娓道来。

王德峰这样的行为自然是争议不少,因为为人师表在讲台上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有失体统,而且部分学生难以接受香烟的味道,在台下无疑是在吸着二手烟,对身体健康也不利。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表示对他的行为表示理解,因为一位专心学术与授课的教授讲到自己忘乎所以后,抽一支烟或许能激发更多灵感。

对于王德峰上课抽烟一事,复旦大学做出过专门批示,特许王德峰教授上课时适度抽一支烟,而学生们也是非常理解,即便有时课堂上烟雾缭绕也丝毫不影响学生们上课的专注度,为王德峰教授鼓掌致敬的掌声时常此起彼伏。

在复旦,在师生间都对王德峰有着大致统一的外号“哲学怪才”“哲学王子”等等,足以见得他在其他师生心中地位有多高。

细数王德峰教授一生的荣誉,1956年出生的他如今已65岁,是复旦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只要研究方向是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他在复旦开设的《哲学导论》和《艺术哲学》两门课程可谓是人尽皆知,无论哪个学院的学生都会慕名前去蹭课。

但是毕竟岁月不饶人,如今65岁的王德峰教授已经到了法定退休年龄。

在2021年6月,王德峰教授最后一次站上讲台,课后向在座的一百多名学子发表了退休感言,言辞间满是对从教的热爱与不舍,满是对学生的期待与留恋。

10月份时王德峰正式从复旦退休,无数师生在校园内及社交平台上表达着对王德峰教授退休的不舍,但同时也祝福他退休后安享晚年,继续在哲学的世界里安度余生。

可以说王德峰教授一生都奉献给了复旦大学,他1982年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1987年在复旦大学哲学系攻读哲学系硕士学位,199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在复旦的三十多年里他熟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虽然学生每年都变,但是他对哲学、对复旦的热情始终如一。

从此复旦大学没有一个师生得到学校的特批能在教室吸烟了,甚至是全国的高校课堂上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敢烟不离手了。

王德峰教授这样的传奇般的授课方式注定会成为一种传说,继续流传在复旦大学,继续流传在中国学生心中。

王德峰教授曾在讲台上回应过自己吸烟一事:“复旦之所以是复旦,那就是因为它允许我抽烟”,没错,近代一位大师梅贻琦也曾在创办清华大学也说:“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也,盖有大师之谓也。”

复旦这样的知名院校之所以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并不是因为学校本身,而是因为这所学校有足够的包容性去承载王德峰教授这样的一位位有自己风骨的大师。

当然,王德峰教授也对自己抽烟会影响部分同学表示真诚歉意,他对此也有过回应:“非常惭愧,克服不了抽烟的依赖心理,这是一个习惯问题,不抽烟思维就会不顺畅,在思考的时候如果抽上一支,自己的思维就会变得更开阔。”

值得一提的是,王德峰的名气不仅局限于复旦校园内,曾经有一次王德峰教授外出买菜,想要穿过一个弄堂到前面的菜市场时,突然被一个老太太拦住了,老太太说“我天天听你的课程,我觉得你讲的太好了,连我这样的老婆子都能听懂。”

哲学不是空洞的,它所带给人的精神力量与精神价值是弥足珍贵的,或许这就是王德峰教授从教数十年所追求的东西,给学生以及身边其他人正确的哲学思想引导,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一心为人,哪怕自己有一些“放荡不羁”的言行也总能唤起社会正确的包容。

对于王德峰教授这样的言行大家怎么看?你喜欢这样的老师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